鯨魚網

冷鏈物流疏通農產品“最先一公里”梗阻(附圖)

2019-11-21 冷鏈 物流

記者近期在貴州、湖北、廣西等地調研了解到,農村冷鏈物流建設基本鋪開,但在中西部地區農產品采收入庫“最先一公里”上,仍存在基礎設施薄弱、數量不足、果蔬產品損耗大、基層冷鏈物流人才缺乏等問題。

冷鏈物流疏通農產品“最先一公里”梗阻(附圖)

田間地頭一個個冷庫,國際物流一廂廂冷柜,讓農產品外銷半徑擴大,實現錯峰銷售提高收益。作為農產品進城的“大動脈”,不斷發展的冷鏈物流惠及越來越多的農戶,帶動群眾脫貧增收,在鞏固脫貧成果中的作用愈發明顯。

然而,當前在中西部地區農產品采收入庫“最先一公里”上,仍存在基礎設施薄弱、數量不足、果蔬產品損耗大、基層冷鏈物流人才缺乏等問題。面對巨大的市場需求,農村冷鏈物流建設還需從發揮政策引導作用、完善標準、精準“補短板”等方面發力。

山里蔬果上了大江南北餐桌

冷鏈建設不僅有效延長農產品市場周期,推動果蔬、海產品、肉類產品上行,調節了農產品市場供求關系,還延伸了農產品產業鏈條,從而增加農產品收益,為決戰脫貧攻堅提供了堅實的產業支撐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,地處湖北省武陵山區的長陽縣火燒坪、樂園等地率先規模種植白菜、蘿卜、西紅柿等蔬菜。最初只賣到宜昌,隨著種植規模和產量成倍增長,菜多得吃不完。菜農老覃說,眼睜睜看著上好的鮮菜囤在地里,賣不上價,讓人痛心。

嚴峻的形勢倒逼人們開拓外地市場,建設冷庫,擴大銷售半徑。如今,長陽高山蔬菜的最遠銷售半徑達到1500公里,綜合產值超過20億元,10多萬農民依靠蔬菜產業增收脫貧奔小康。

2017年初至今年4月,貴州省累計投入38億元建設冷鏈體系,建成冷庫722座,投運冷鏈運輸車輛1281輛,助推“黔貨出山”。統計數據顯示,在不斷完善的冷鏈體系支撐下,貴州省農產品外銷率從2016年的10%提升至2018年的23.4%。安順韭黃、黔東南蓮花白將原有300公里的銷售半徑,延伸到山東青島等城市。

革命老區廣西百色是重要的“南菜北運”基地,每年蔬菜產量約270萬噸,其中150萬噸左右用于外調;上百萬噸的水果產量,外運比例也超過三分之一。近兩個月,芒果、香蕉、獼猴桃等水果陸續上市,一趟趟“百色一號專列”滿載著這些新鮮果蔬,經過長途跨省冷鏈物流,運抵北京等地。

百色一號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何永晨介紹說:“專列已實現每月不低于3列常態運營。相較于汽運高峰期,鐵路冷鏈物流成本降低30%,第一時間讓北方消費者品嘗到新鮮的南方果蔬。”

此外,隨著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不斷深入,一些藏在深山的蔬果憑借冷鏈物流上了外國人的餐桌。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足球賽期間,10萬只小龍蝦通過中歐班列(武漢)運到莫斯科,當地的進口商通過線下渠道將小龍蝦送入當地餐館和酒吧。

武漢漢歐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雷稱,冷鏈化是中歐班列的發展趨勢。自2016年中歐班列(武漢)首次采用冷鏈技術以來,小龍蝦、宜昌柑橘等中國農產品被運往歐洲。

“我們去年出口柑橘3萬多噸,價值2.1億元,戶均增收5000元以上。”湖北星翔農產品專業合作社聯合社理事長王恩珍說,“一帶一路”倡議提出以來,客商越來越多,物流越來越便捷,柑橘出口量逐年遞增,為農民打開了脫貧致富的新路徑。

“三多三少”暴露短板

盡管冷鏈物流建設在廣大的農村地區已經逐漸鋪開,山區農特產品出山通道基本打開,但是冷庫建設空間布局不平衡以及冷鏈物流人才的缺失,導致生鮮農產品在“最先一公里”上損耗較高。

在總量上,東部多,西部少。總體來看,西部地區冷庫與冷鏈車總量不足,與迅速發展的農村脫貧產業不相適應。以貴州為例,2017年至2019年4月,全省社會累計投入冷鏈體系建設資金38億元,建成冷庫722座,冷庫容量120.57萬噸,但仍無法滿足逐年增多的果蔬產品需求。

貴州省威寧縣果蔬產業發展中心主任李順雨介紹,近年來,威寧縣調整農業產業結構,結合易地扶貧搬遷建設“易地蔬菜產業扶貧基地”,目前,5.1萬畝土地種上了以白蘿卜、蓮花白、大白菜“三白”為代表的高山冷涼蔬菜,有效地帶動當地易地扶貧搬遷戶脫貧增收。

“但是,調整后的農業產業亟須一批冷鏈物流配套設施來支撐,目前威寧縣共有28個冷庫,容量6000噸,而威寧縣每年需要打冷外銷的蔬菜有200萬噸,現有的冷庫遠遠滿足不了需求。”李順雨說,“按照規劃,明年威寧縣即將達到年產打冷外銷蔬菜300萬噸,冷庫容量必須達到15000噸以上,增加冷庫建設迫在眉睫。”

冷鏈物流疏通農產品“最先一公里”梗阻(附圖)

文章評論

97超级碰碰碰久久久久